春光里,武汉社区悄然复苏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  武汉“解封”的日子定了——4月8日零时起,武汉市将解除离汉离鄂通道管控措施,有序恢复对外交通。   至3月26日16时,武汉无疫情小区占比已超97%。目前,武汉市整体由高风险区降为中风险区,官方宣布,将有计划地解除社区封控。   受疫情影响,武大实行严格封闭管理,3月20日,往日摩肩接踵的校园,安静得仿佛能听到落樱的声音。   3月11日,得胜桥,封闭的社区里,一名男子在夜里遛狗,背后是黄鹤楼。   1月23日起,武汉“封城”;2月11日起,武汉市全市所有住宅小区实行封闭管理。谁也没想到,武汉这一“封”就是2个多月。   一个多月来,社区的封闭管理力度不断升级,不少小区封堵出入口的围栏高度悄然加高,缠绕上了铁丝,又架上共享单车。   有着600多年历史的武昌区得胜桥,原是武汉最具烟火味的老街巷。接到小区封闭的要求后,街道、社区连夜打围,将主要出入口封堵。平日里的嘈杂市井气、家长里短人情味,都归于沉寂。   3月19日,磨山村一块农田,一名白领下班后到田里浇菜,舒缓情绪。   3月15日,硚口区汉正街,一些外地务工人员找到了暂时的容身之处。每天,他们可以从社区排队领取免费的盒饭。   3月11日,武昌区积玉桥凤凰山社区,十来个阿姨在巷子里跳起广场舞、交谊舞等各种舞蹈。   珞珈山下,武汉大学的樱花已经盛放,金色的阳光从树冠透过。受疫情影响,武大实行严格封闭管理,往日摩肩接踵的校园,安静得仿佛能听到落樱的声音。   3月15日,长堤街,一辆辆共享单车扭结在一起,封堵住武汉社区狭小的路口,一位居民翻过围墙进入社区。   3月7日夜晚,住在硚口区汉正街的伍伯用开水拌饭作宵夜。   3月11日,得胜桥,巷子深处的小卖部、副食店,白天紧闭,到了夜晚就悄悄亮起一盏灯火,不时就有人来买包烟,拿瓶水。   3月7日,汉正街,一名居民夜里出门倒垃圾,街巷上晾着一件防护服。   围闭之下,生活仍在继续。被围栏封闭的小卖部悄悄做着生意,老板警惕地将商品隔着围栏递出,完成“地下交易”。   晚上8时多,武昌区积玉桥凤凰山社区,昏黄灯光照耀下,十来个武汉婆婆在巷子里跳起广场舞、交谊舞以及不知道什么舞——随意舞动,就很快乐。   3月13日,硚口区汉正街,被围栏封锁的小卖部悄悄做着生意,老板将商品隔着围栏递出。   3月13日,一位送外卖的大哥到硚口区汉正街送餐,他用纸巾接过居民的付款。   “封城”以来,她们响应号召,再也没有出过门。即使每天晚上偷偷相约跳舞,她们也戴着口罩,注意隔开1米以上的距离。   自“封城”以来,在武汉打工的青海小伙马国明(化名)就滞留在武汉无法回家。几乎每天晚上,他都一个人到长江大桥上散步,坐在江边围栏上发呆、玩手机,说起家人就已泪目。   3月15日,天气晴,汉正街一位老人在封闭的巷子里晒太阳。   在硚口区汉正街的100多条幽深小巷中,一些外地务工人员的容身之处。每天,他们可以从社区排队领取免费的盒饭。滞留在武汉60多天,回家成为他们唯一的渴望。   李兰娟院士说起武汉封城,“是万不得已采取的措施”。武汉人民作出了牺牲、忍住了寂寞、承受了代价,换来了“疫情传播基本阻断”的向好形势。   3月15日,在义烈巷里,73岁的钱爹爹在家门口晒太阳,他和老伴从1月14日起就没有出去过。因为患有慢阻肺,他买了个制氧机在家吸氧。   3月17日,自“封城”以来,在武汉打工的青海小伙马国明(化名)就滞留在武汉无法回家。晚上,他一个人坐在江边围栏上发呆玩手机。   3月28日,江岸区江汉步行街,日前部分餐饮恢复外卖营业,几名外卖员在围栏外等待取餐。   如今,武汉即将迎来逐步解除封围、重启正常生活秩序的日子。   【图片】南方日报特派记者 吴明   【文字】南方日报特派记者 李秀婷   【海报】谭唯   【校对】罗健鹏